• 四中驕傲 | 我校2021屆畢業生作為北大新生代表發言

    張欣怡吾生也有涯,而未名無垠

    5.jpg

    尊敬的各位領導老師,親愛的同學們:

    大家好!我是中國語言文學系2021級本科生張欣怡,今天能站在這里和大家分享我的所思所感,實在是榮幸之至。

    在進入燕園之前,在來到北大中文系之前,大家眼里的北大中文系是怎樣的呢?從前,北大中文系于我像是漢水彼岸的美人,盈盈一水間,神秘而美麗,又似乎遙不可及。我對她充滿風花雪月的猜想,覺得那應當是一群情思細膩、文采斐然的文人各灑潘江陸海的地方。高三看了《覺醒年代》以后,北大中文系在我心里又變了形象,她是風雨如晦的日子里的一個理想主義者,堅韌頑強。守常先生、仲甫先生、豫才先生等仁人志士匯聚于此,指點江山,激揚文字??僧斘艺嬲哌M北大中文系,我發現自己對她充滿了浪漫的誤會。事實上,沒有什么能將她定義。

    北大中文系是可能性的集合。我們在這里會學習文學,然而文學只是一個抓手,我們的思維可以是文學的,但我們研究的視野是廣博的,覆蓋著民族、歷史、文化。我們在這里可以走近古典文獻,發現古籍善本原來也有生老病死,發現讀萬卷書、行萬里路時也能從故舊中發現新東西。我們在這里重新審視我們的語言,從音韻的奇妙到文詞句法的奧義。中文系甚至也不是我們想象中的只有文科人才匯聚,在這里,傳承當與創新齊飛,語言可和計算共舞,當我們看到語言延展向信息科學、心理認知等方向時,當我們看到語言助力于語言扶貧、語言障礙干預等社會事業時,我們都驚異于中文系生發出的無限可能。北大中文系是常為新的,她年輕、滾燙,永遠在路上。

    而作為北大中文人的我們,也在這里探索著我們自己的可能性。初入燕園,不識東南西北的同學發現自己也能在校園里自由地徜徉;久未運動,發現自己也能在開學第一跑跑下來2021米;僅僅兩天,我們也能籌辦起一場頗具規格的新生聯歡晚會……未來,還有更多技能等著我們去點亮,還有更多風景等著我們去領略。未名湖是個海洋,這片海洋等待著我們去游憩、呼吸。海洋如此遼闊,我們亦不要給自己設上限。

    不過我們不可能要求一個沒有風暴的海洋,那不是海,是泥塘。我們是否會被紛至沓來的生活的風浪磨平棱角呢?我們是否會被鋪天蓋地的信息的風浪沖得麻木呢?在經歷過風浪之后我們是否能一直保持出發時的初心,繼續去求索,繼續去拓展自己的邊界呢?在我看來,中文人最不能丟掉的是想象力,在順境或逆境都要開啟珍貴的探索與想象,帶著中文人的理想主義和堅韌志氣,用熱眼觀察鮮活的世界。一代代文人墨客在對山水天下的想象中構筑起詩意的中國、哲學的中國,一代代共產黨人在對新中國美好未來的想象中不斷推動著中國的進步,傳遞著偉大復興的火炬。在今天,想象力讓我們不會在碎片信息的洪流中思維僵化,不會在挫折和苦難面畏葸不前。世界是寡言的、矛盾的、無解的,但中文人可以用自己的想象與思索去構筑更多的可能,看到路盡頭不滅的星火。

    作為北大新青年,圓夢新一代,愿我們在行路難時都有“莫嫌犖確坡頭路,自愛鏗然曳杖聲”的襟懷,愿我們在世時局危時都有“雖千萬人吾往矣”的擔當。讓我們在無垠的未名水中拓寬生命的厚度,延展靈魂的維度,看到世界的廣度。

    謝謝大家!

    2021912日)

    來源:辦公室  報道:張德平  審核:李小超  終審:劉明國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